吴忌寒:不好意思,又要引起争议了

0
4025
Miners-1068x1068

5月18号Coingeek在香港组织了一场BCH大会;比特大陆也在第二天组织了一场BCH小会。以下为两场会议的大致内容。

概要:

  • 学到了一个新词:bComm
  • 开发者获得的关注太少
  • nChain在社区的发言权过大?
  • 大矿工“非秘密会议”提议借鉴达世币模式,抽取挖矿收益赞助项目开发。(附详细讨论过程)

bComm

5月18号,在香港Coingeek大会上,我学到了一个新词:bComm。

nchainJimmy Nguyen

这个词是由电子商务e-commerce演化而来,字母b代表Bitcoin Cash,表明BCH致力于让全球商家接受这种新型的支付手段。知名区块链技术公司nChain的CEOJimmy Nguyen认为要构建BCH全球支付生态需要具备以下条件:

  • 简单易用的BCH钱包;
  • 商家支持方案;
  • 小额支付工具;
  • 更多的交易所;
  • 国际汇款和移动支付;
  • 整合BCH的支付卡(银行卡、购物卡等)

花边:Jimmy的演讲一气呵成,有种浑然天成的感觉,迷死我了!我不假思索说了句:I wanna marry him,坐我旁边的男子说了句:Do you know he is gay?
哎,优秀的男人要么被掰弯了,要么就去搞3P了。会玩,会玩。

玩魔方的男人Amaury Sechet

18号的大会结束后,我领着书包往外走,瞄到一个人在座位上玩魔方。定眼一看,是Bitcoin ABC的首席开发者Amaury。当时,所有人都冲到舞台上去跟CSW,Roger和吴忌寒合照,只有这个留着山羊胡的法国男人默默玩魔方,不上台凑热闹。

我停下脚步,在Amaury身后站了半分钟。看他把红的蓝的方块打乱,然后拼成完整的面,我内心一颤。这个男人难道不才是真正的社区英雄吗?他前后左右的人为什么都冲到台上?

那一刻我突然觉得我们对开发者是有所亏欠的,很少有人关注他们。我们每天都是Craig今天推特说了彩色币可以搞;Craig说了莱特币是shitcoin;Craig说了出块时间不能改;Craig说了比特币是everything;Craig说了以太坊要完。

Craig让人又爱又气的。他什么混账话都敢说出口,一种恨不得全世界都管他叫爸爸的优越感。或许这就是优秀吧。

但是我们都忽视了Craig从来就不是一个人。他背后的公司nChain会帮他打点一切。他的所有东西你无法确定是不是他本人的个人成果。

nchain

nChain旗下的公司

2011年,Craig破产,负债累累,nChain旗下的钱包公司nCrypt帮他还清了所有债务,只要他站出来承认自己是中本聪。从那一刻起,Craig俨然活成了一场秀。每个人都围着他转,期待这场秀的剧情将何去何从。我们可怜兮兮地乞求他停止嘴炮,放点真材实料吧,就好像他才是BCH的首席开发者似的。

我就没见过哪个人,关注Amaury今天说了什么。这个人负责BCH的代码,我们却从来不关注他。

哔哔了这么多,我就是想说这种情况还是挺奇怪的,或许我们该多关注下开发者。

Amaury
图片来源:Bitsonline的联合创办人Jon拍摄的Amaury,吃饭都在玩魔方。

花边:Amaury不太喜欢Craig,觉得他在社区的存在感太强了。这次在香港,听到一个朋友说Craig深夜跟他控诉说Amaury不喜欢自己。哈哈,觉得Craig能主动拿这件事来调侃,还是挺可爱的。

nChain在社区的发言权过大

据我的不完全、非精准统计,大会上80%以上的项目演讲嘉宾都说了一句话:我们已经拿到了nChain的赞助。

nChain申请专利的事情我还没有弄清楚会对BCH开发有多少影响,现在看到这些项目又都是nChain赞助的,对什么叫存在感太强有了深刻的体会。

他们本来就不差钱,现在名也有了。

在BTC上,中国人就没多大权利。国外开发者对矿工不爽甚至可以威胁去修改代码等;而今我隐隐觉得nChain这家公司在BCH社区获得了太多的发言权。我们甚至以Craig的言论去定义什么是比特币。我们口口相传着Craig的名言“Bitcoin is everything”,但或许我们说不清楚比特币怎么就是everything了。这就好像大家都知道Craig是nChain公司的,但是这家公司具体是干嘛的,你真的知道吗?

花边:昨天看到EOS社区中西方超级节点候选人对垒的场面,觉得挺搞笑的。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或许应该是这种中西方势均力敌的样子。

xxx

非秘密会议

18号的会议结束后,19号早上比特大陆又组织开了一次小型会议,提出了一种基于矿工捐赠的一事一议的资金募集方案。

矿工募捐方案

乍一听,我第一感受就是:这不相当于矿工搞了个基金会养开发者嘛,是不是要跟nChain相互制衡?还是要跟开发者和解?听完之后,我发现:没那么简单(因为我脑回路还没转过来…就是觉得这帮男人好性感,好聪明呀)

以下是这个提议的大致内容,内容来源于姜家志老师的PPT:

  • 背景:公链的竞争异常激烈

以太坊:以太坊具有完善的开发工具,三个主要的客户端和完善的路线图。以太坊的整个dapp发展非常快。

以太坊DAPP

达世币设有主节点机制,区块奖励45%归矿工,45%归主节点,10%归基金会所有。不差钱的基金会可以不断输血促进达世的生态建设。

达士币基金会

EOS的热度大家有目共睹,不在此累述。而波场近期的社区生态和开发者大赛也搞得有模有样。

从家志老师的这两张PPT中我得到了两点信息:

  • 以后的竞争是公链的竞争。公链哪家强,请看PPT。
  • 波场可能就要摆脱空气币的称号了。。。

 

  • 问题:全靠自发性

前有不缺开发热度的公链,后有不差开发资金的公链,BCH夹在中间位置比较尴尬。目前的BCH社区宣传上多依赖志愿者,资金捐助上也缺乏可持续性,必须做出改变,为社区发展高效募集基金。
这里提出一种从挖矿收入中抽取资金的框架。非具体操作指南如下:

资金募集来源

资金募集来源

对项目投票

对项目投票

软件实现架构图:

软件实现架构图

  1. 项目提交的web服务,构建一个投票交易(VoteTx)。
  2. 处理交易的时候做一个插件,投票信息同步给矿池
  3. 实现块的拒绝的时候做一个代理,插在Bitcoind之上。(Bitcoind就是比特币运行的核心程序,俗称bitcoin core)
  4. 所有的规则都在代理里实现,Bitcoind不需要做任何更改。

共识代理的配置参数

共识代理的配置参数

可能存在的问题:

  • 抽取资金归集在一起,难以管理,容易形成腐败,难以监管。
  • 挖矿节点宣布自己加入捐赠联盟,但是隐藏了算力,实际上只是部分捐赠。
  • 宣布捐赠的算力过少,联盟处于弱势一方。
  • 如何更有效地使用算力投票。

应对方案:

试呀!先矿工小范围运行。

少年闰土

其他参会嘉宾提出的疑问

海洋:项目方拿到钱就永远拿到钱了,如何防止他们腐败?
家志:分阶段给项目打钱。每一阶段结束后,进行工作审核。吹出去的牛逼没实现的,就停止捐赠。
海洋:抽税的比例不固定,会导致矿池运营上面的一些问题,如难以计算挖矿收益(PPS模式)
忌寒:是存在这个问题。需要矿池跟客户沟通。

罗杰

Roger:有点意外。没想到今天的会议是关于这个的。矿工们都在,我想听听你们的意见。

忌寒:比特大陆会支持。基础设施的搭建对整个系统都是有益处,包括矿工在内。但是矿工得到协议的所有奖励,我们却无法组织他们去捐赠一些基础且必要的项目。

江卓尔:我对这个事情很感兴趣,如果BCH社区能做成这个事情,将从一个产品演化为一个生命。拥有了财权的BCH就拥有了独立意志,今后的发展可能会超乎大家的想像。

杨海坡:我支持这个想法,但是对具体实施的细节还有很多疑问。就比如对项目的审核,跟进都需要非常专业的人士去执行。相比之下,可能中心化的基金会在这方面更专业。
不代表SBI,仅代表个人的Jerry:这个提议我大体上是支持的,但是感觉存在很多风险。比如投票时算力通过了一个项目,但是实际上抽税的时候他们又不付钱,还把算力立马转换到btc上了,导致其他BCH矿工要去承担更大比例的捐赠。

忌寒:算力切入BTC后,BCH会进行动态难度调整,让BCH再次变得有利可图,这时候算力又会切回来,并且大矿池算力也可以自动切换。另外,我们也可以设置项目金额上限,如果是很大的一笔金额,可以分担到很多块里。(这样每个区块的收益并没有减少多少,就没必要一提到捐赠,就切算力了。)

海洋:为什么不进行软分叉写进协议里?

忌寒:软分叉需要的共识太大。先从矿工来做这个事情,做成了再考虑加入共识里面。(我忘记这个是不是吴忌寒的原话了。。。不是他就是江卓尔)
江卓尔:开个脑洞,会不会出现以下情况:只要这个投票成功进行了几次之后,其他地址不加入联盟的算力,也会遵循联盟的选择进行捐赠,在钱包里加上代理去执行联盟的决定。如果不执行的话,他们挖矿的块就有可能被拒绝掉。所以虽然说联盟算力只占BCH算力的一部分,但是所有算力都会去执行这个规则。

(前方高能)

黄世亮:抽成的比例是矿池的收益还是矿工的收益?如果是矿工的算力,会不会导致BCH的算力锐减?

江卓尔:你这个问题非常有意思。矿工会权衡BTC和BCH哪条链的收益高。如果目前有20%的算力来挖BCH,提案要求抽取10%的收益,这会导致BCH的收益下降了10%。这时候有8%的矿工会去挖BTC,使得BCH的算力下降。表面上抽取了BCH的10%,但实际上是BCH+BTC抽取的2%。相当于我们抽取了BTC的收益去支持BCH。
(这段我没有听懂,谁能帮我理解下。但是吴忌寒好像听懂了,他听完笑着拿起话筒说:we make btc more difficult to mine to support bch. )

Roger:我们先找个项目去试运行一下吧。

一个名字好像叫Kai的日本人:我有个意见。能不能赞助meetup的组织者。现在很多聚会都是每周一次,这些组织者花费了不少人力物力的,赞助他们个千八百的都是挺好的。
忌寒:我们会做个网站。在链上投票之前,社区在公开透明的平台上进行申请。聚会组织者也可以提交申请,联盟会进行讨论投票。比如要举办聚会的话,需要反馈照片,分享活动内容等。

闪电:一项提议,愿意捐赠的人捐赠,不愿意捐证就会被孤立。这样会不会导致有连续的孤块产生,交易所等就会提高确认数影响

江卓尔:这件事情是发生在确认之后的,所以不会影响到0确认。

坐在海洋右边的男人:不一定要连续拒绝区块,可以随机拒绝就不会导致连续爆出孤块了。

江卓尔:多做尝试。广告商们都常说:总会有1半的广告会浪费掉,但还是有一半的会产生效果。

Roger:要是有一半纯浪费掉;另一半not sure会不会浪费就有意思了。(神补刀。。。)

还有一些其他问题不想写了。所有的问题去做的时候可能就不是问题了,也有可能会产生新的问题。最后,小会主持人老刘问了一句话,所有人都举手了,你们猜猜他说了啥?

发表评论

请输入您的评论!
请在这里输入您的用户名